未分类

幸福宝ios草莓丝瓜

可惜,戚元不能意气用事,他要是被周兴云等人围困,在战斗中落于下风,士兵们仅存的精神支柱,就会瞬间崩塌。

因此,戚元只能绕开各方强者,找普通的士兵开杀,争取赢回那么一点士气。

诚然,随着时间推移,五千叛军士兵,早晚会被歼灭,戚元以及随他出战的三名武将,搞不好真会成为光杆司令,被周兴云等人围杀,但尽管如此,戚元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部下阵亡。

谁让他们不争气,中了敌军埋伏,现在能支撑一秒算一秒,前景一片黑暗,看不到光明出路。

现在戚元只能寄望‘龙门关’的援军,能够尽快赶来,为他们赢来一线生机。

而戚元内心仅存的一点希望,不是自己拥有的,是许芷芊给他的。许芷芊点燃了‘水门关’烽火,故意引诱‘龙门关’出兵援救。

许芷芊非常清楚,她主动点燃‘水门关’的烽火,定会徒增我军压力,出现双线作战的场面。

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理由很简单,她要让戚元看到希望,只要有一线生机,戚元就会留下来奋战。

许芷芊点燃烽火,给予戚元微妙的希望,是因为他乃极峰武者。

别人不能乘风而立,极峰武者却可以。如果戚元一开战,就被绝望支配,那他肯定二话不说,撇下六千将士,独自逾越关卡逃之夭夭。

如今戚元没有那么做,没有第一时间逃跑,是因为他觉得有希望。

戚元不舍得舍不得抛弃自己的部下,要知道,随他来的六千精锐,都是他辛辛苦苦招募,处心积虑培育出来的心腹,战死一个他都心疼。

清纯的长发美眉眼里仿佛有光

所以,许芷芊给予他希望,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,当戚元感受到真正的绝望,想要逃跑的时候,便会发现他非但筋疲力尽,而且还身陷高手重围,不可能再遁逃。

再则,许芷芊为什么不等剿灭京城派来的六千叛军后,再点燃烽火引诱‘龙门关’援军?偏偏要在此时双线作战?

除了要给予戚元留下来战斗的希望外,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……夜间伏击!

慕雅等人在关卡外,闸门落下后,他们闲着也是闲着,索性就去伏击‘龙门关’派来的援军。

假如许芷芊等剿灭京城派来的六千叛军,再点燃烽火吸引‘龙门关’援军,那个时候天彻底亮了,根本打不出伏击的最佳效果。

此时双线作战则不同,天色乌七八黑,慕雅等人埋伏在山间小路,突然发动攻势奇袭‘龙门关’援军,绝必能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。

要知道,白天伏击敌人,和晚上伏击敌人,能造就出天壤地别的效果。

好比大白天在球场瞎逛,一个足球突然朝飞来,看见后还能做出反应规避。可到了晚上,除非那个足球在发光,否则就等着吃球吧。

许芷芊就是要利用夜色的掩护,狠狠地给予‘龙门关’援军,以最小的伤亡,赢得最大的成果。

毕竟,皇十六子掌握的兵力,是他们的数倍,许芷芊若不精打细算运筹帷幄,将我方兵力发挥到极致,他们根本无法解救京城。

言归正传,就在周兴云等人在‘水门关’,与戚元一众叛军战得不可开交时,埋伏在山间小路的慕雅等人,也迎来了他们的猎物。

前方乌黑的山路,逐渐亮起点点火光,随后大地微微颤动,伏地即可听见咯哒咯哒地马蹄声。

千余来自‘龙门关’的叛军,二人一骑赶夜路,一人驾驭马匹前进,一人举着火把照明。

当‘龙门关’援军抵近山间小路,潜伏在暗夜的慕雅看得一清二楚。

敌人在夜里举着火把,等于明确的告诉埋伏在路途的伏兵,‘我们来了,我们就在这里,快来袭击我们吧’。

不知身陷险境的龙门关士兵,无知无畏的将火把举高高,宛如白纸上的污点,显而易见的暴露在山间小道。

对于慕雅等人而言,眼前的敌人便是如假包换的活靶子。

不到一会儿,‘龙门关’士兵就进入了伏击圈。

负责指挥本次作战的‘祁嶙宫’掌门虞行子,以及‘碧园山庄’二当家万鼎天,看见敌军后,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,而是耐心等待,目送敌人从他们面前路过。

虞行子和万鼎天,为什么不趁现在攻击敌军?那是因为他们要按照计划,全歼‘龙门关’派来的援军。

现在若杀出去,敌人要是怂了,立刻原路返回怎么办?所以他们等敌人往前走,然后再发动进攻,赶鸭子似的伏击敌军尾后部队。

慕雅目测‘龙门关’援军,马上要走出伏击圈,立即向身后的同伴,做了个‘各就各位’的暗号手势,随后昂首挺胸搭箭拉弓。

慕雅没有做声,幽雨落月弓的成员,只看她手势行动。当慕雅箭在弦上,百余人员自觉地拉满弓……

‘龙门关’援军已经进入弓队的射程范围,慕雅仰首望天拉弓,默默地估算风力、风向、风势、角度、箭道下坠等各种因素,随后……

嗖地一声脆响,注入内力的箭矢,如同火箭升空,几乎笔直朝天射。接着,箭矢仿佛长有眼睛,在月下划过一道神奇的抛物线,将近九十度垂直落下,干净利落的俯冲,一箭扎入带头前进的敌兵喉结。

箭矢以垂直角度下坠,贴着脸扎入心口,纵使敌人身穿铠甲,也难逃一命呜呼。

“呃!”一声痛苦的哑吼,带头前进的敌兵,噗咚坠马身亡。

由于事发突然,‘龙门关’的士兵有些反应不过来,一脸懵逼望着落马的人。准确的说,龙门关的士兵,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……

因为天色漆黑,利箭在夜空的掩护下,近乎垂直坠落弑喉,士兵根本看不到箭道轨迹。

就连与坠马士兵同骑的人,也没搞懂战友为何突然‘哮喘发作’坠马了,直到他低下头,看到战友脖子上有根箭羽,才恍然明白……

“敌……!”

敌袭!士兵发现战友脖子上扎着根箭矢,当即便高呼敌袭,只可惜,敌袭的袭字还没脱口,箭矢化作倾盆大雨,一轮又一轮从天而降。

幽雨落月弓队的百十成员,紧随慕雅之后齐射,锋利的箭矢,在明月下划过道风采迷人的弧迹……

行云流水的抛射,如同天降箭雨,近乎垂直弑喉,精准无误的洗涤‘龙门关’士兵。

“该死!敌人在哪里!”‘龙门关’将士惊慌失措,被箭雨射得不敢抬头。

诚然,最糟糕的是,由于夜色掩护箭矢,利箭从天而降,他们非但无法判断慕雅的位置,甚至连箭矢从什么角度飞来,要如何防御,都难以捉摸。

说白了,慕雅等人在半山腰站桩输出朝天射,射得‘龙门关’士兵哭爹喊娘,却愣是不知道敌军弓手在哪儿狙击自己。

幽雨落月弓奇袭得手,让‘龙门关’的士兵陷入混乱,虞行子和万鼎天,振臂一挥,立即率领弟子杀围上前,伏击敌军尾部。

“报!后方出现敌人!我们的退路被封锁了!”

“我们遭埋伏了!随我冲出去!”

‘龙门关’千余援军,在面临箭雨奇袭的情况下,身后冒出伏兵,彻底断了退路,让他们处境万分焦急。

领队武将没时间多想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,全速摆脱敌方弓手的射程。

‘赶鸭子’计划提上进程,虞行子和万鼎天带着五百余人,大呼小叫的从山路两边杀出来,断了敌军撤退路线。

只不过,虞行子等人并没有立刻攻打敌人,而是在敌军尾后,声势夺人的缓慢冲锋。

受到惊吓的‘龙门关’士兵,只能快马加鞭全速前进,因为前方没有敌人,只要越过弓手射程,他们就算逃出生天。

回头应战?将腹背留给敌方弓手?脑子没病吧。

‘龙门关’士兵冒着箭雨蒙头冲锋,不明白自己赶往‘水门关’途中,为何会遭遇敌人伏击。

假如有时间静下来思考,他们估计会想到,‘水门关’或许早就沦陷,他们被假‘烽火’欺骗了。

只可惜,现在‘龙门关’的将士,根本没时间思考问题,他们只想快点冲出箭雨范围。

至于援救‘水门关’的任务,他们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,哪还会在乎‘水门关’情况。

‘龙门关’士兵,十个有九个,都不打算去援救‘水门关’了,他们只想尽快冲出箭雨射程,然后绕路回‘龙门关’。

慕雅要是知道敌兵内心想法,估计会很良心的劝他们一句……投降吧,别做无谓挣扎了,我们幽雨落月弓居高临下,抛射范围足以覆盖这座山域,除非们能冲出山路,否则……束手就擒吧。

水门关士兵不可能冲出山路,因为慕雅等人早有预谋,在前方设下了简易陷阱。

虞行子和万鼎天,为何不前后夹击,故意留前方一条路让对方逃跑呢?

其一是,骑兵冲锋不好对付,如果对方遭遇埋伏,一鼓作气全力冲锋,我方的伤亡率会倍增。

其二是,虞行子等人最初的任务,是未雨绸缪,预防戚元不进入水门关,而留下的后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