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污污污污

如果所有修士团结起来,那么的确可以有一部分修士走出这裁决之路,与宁夜正面对决。

但是又谈何容易?

修士是散漫的,他们不是士兵,追求的是强大的修为与仙法神通,而从来都不是纪律。

对于宁夜来说,这样的部队最方便从内部击破,只要稍稍拨动一点人心中的那根弦,就能让他们彻底乱起来,甚至于自相残杀。

裁决之道上,修士们彻底乱套,军心涣散的结果自然是败局已定。

当然,也不是部都死在阵中。

凭借自身强悍的实力,野空子最终走出了这条死亡之路。

只他一人!

放眼望去,身边空空荡荡,后方是无尽尸骨。

走出来的那一瞬间,野空子觉得自己所有的精气神都没了。

他没有一点高兴的心情,情绪与消耗殆尽的法力一样,陷入低谷。

眼前现出宁夜等人的身影,正自微笑看他。

小娇妹也有傲人豪乳

野空子茫然站立,眼前却是一片空芒。

宁夜微笑道:“怎么?好不容易走出来了,看起来却没有了战斗的意志?”

战斗的意志?

可笑!

野空子只觉得自己无比可笑。

是啊,好不容易杀过来了,可是还有什么值得战斗的地方?

就他一个,别说现在状态奇差,负伤累累,就算是盛时期,也没有把握能赢对方吧?

人家好歹也是少秀榜上,打败过大量无垢妖物,如今手掌神器之人。

自己凭什么打?

更关键的是,没有自信了。

这一仗,真正击垮的不是野空子的修为,而是他的自信。

所有的豪情,自信都在这一刻灰飞烟灭。

心中充斥的唯有绝望。

那是无法理解的绝望。

他看着宁夜,呢声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宁夜微笑:“很重要吗?”

野空子露出凄然笑容:“我只是想死个明明白白。”

于是宁夜点了点头:“尔等修法,吾修道。”

尔等修法吾修道?

呵呵,这个答案到是说奇也不奇,野空子便道:“果然道行高深,原来你我差距已到如此地步。宁夜,我问你,如果你不执神器,你我公平一决,你觉得我可有胜面?”

宁夜轻轻摇了下头。

得到这个答案,野空子长叹一声:“败的不冤啊!”

说着他转身,竟然又重新走回了裁决之路。

天空中无数雷光落下,野空子也不防御,任由那殛雷落于己身,粉身碎骨,一缕元灵已悠悠入阵,成了此阵之守护神灵。

至此,战斗终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远方,红云子看着这一幕。

他听不到野空子和宁夜说了什么,但至少能看到之前发生的一切,知道他的选择。

甚至能理解他为何如此。

没有责备,唯有无奈轻叹。

他说:“我们败了,接下来,就看紫极宫的了。”

一名修士凑过来道:“紫极宫已经退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红云子身躯一颤:“他们退了?”

“这么多人,都成了护阵真灵,紫极宫的人也不是傻子。”那修士苦笑。

红云子那瞬间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上界之规,虽然规定了可以三倍的力量对付,却没规定人家不可以提升自己。

此战之败,最可怕的不是他们损失了多少,而是所谓的三倍优势,在这刻之下,当然无存。

如果继续以原有的规定进攻,那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,过去也只是送菜——除非能修改规矩。

也就是说,此战败后,只要不想送死,那以后都别想来进攻了。

紫极宫就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点,才第一时间退去。

“耻辱!”红云子无奈闭目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传至:“限制修正。一年后,尔等依然可以以极光岛现有力量三倍实力之部署,届时裁决之阵会被取消。”

什么?

红云子震惊仰望苍穹。

虽然不知道是谁,但红云子知道,这绝对是圣尊传话。

连谈判都没有,就直接修改了规则。

所以,这是圣尊有人看不惯宁夜了吗?

红云子心中大喜,喝道:“走!三个月后我们再来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目睹野空子战死,极光岛修士的心情也是一松。

虽然无惧与其一战,但是一个无垢巅峰的修士濒死反击所能带来的危害依然极大,说不好拼死带走几个还是有可能的。

所以这种情况无疑是最好的。

极光岛也因此发出一片胜利欢呼。

但就在这时,一道虚无身影却翩然出现,似虚若实,难辨真伪。

尽管看不清对方的存在,但宁夜还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。

他当即拱手:“见过祖师!”

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醒悟过来,纷纷摆倒。

琅琊圣尊发出呵呵的笑声:“干的不错,但我很不满意。知道为何?”

宁夜已道:“因为我用的是裁决之道,非我琅琊之道。”

琅琊圣尊嗯了一声:“算是有一些吧,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本尊何许人,岂会计较这个。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宁夜想了想,道:“九大圣尊欢迎新圣尊,但不需要走他们的路的新圣尊。真正有资格成为第十圣尊之人,必须有自己的路!”

琅琊圣尊满意道:“很好,这才对嘛。借道虽可行,奈何终究非己身之力,现在有利,却非长远之计。你不是早就知道,吾等看重者,乃是潜力吗?若这潜力的方向不对,就不值得吾等看重。所以,宁夜你可知错?”

宁夜终于单膝跪倒:“弟子知错!”

“很好。既如此,再给你一次机会。吾等已向万仙盟传令,一年后,他们会再来进攻。到时候依然是尔等现有实力之三倍,那些被你炼制的守护石像可用,但是裁决之道不可再用。”

听到这话,众修愕然。

宁夜却眼中一亮:“一年之后?”

“没错!”

宁夜哈哈一笑:“好!弟子领命!那就一年之后,到时候弟子定用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力量,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!”

“很好!要的就是你这般骨气。”琅琊圣尊哈哈大笑着消失。